信用中国(平凉)
情缘老电影

来源 :本站发布 :2019-09-05

       六十年代出生的人,大多数一年看不上几场电影。记忆中,每到公社的放映员轮流到我大队放电影时,晚上放学,我就蹦蹦跳跳回家告诉给娘,出工回家的娘便将晚饭做的早,又特意炒几碗苞谷粒,还加点糖精,怪入味的。

  我提着小木凳,提前给娘占好位置,踮起脚尖眼巴巴看着娘慢条斯理走到电影场,我就围在放电影机旁,看着放映员娴熟地拨动胶片,调试放映机,有的小孩高兴地跳起来,喊:“电影开演了!”

  印象最深的是《闪闪的红星》,我在本大队公演时看了一遍,又跟着同学到别的大队公演又看了一遍。《闪闪的红星》主题歌一下子在校园里传唱开来,有的同学用红纸做成不规则的五角星贴在帽子前面,扮成红军,课间休息学抓“胡汉三”。

  1980年,通校上中学的大哥,饿着肚子在公社门前因为看电影《小兵张嘎》,吓得娘提着煤油灯笼一直找到学校。周末大哥讲起电影上小兵张嘎的英雄故事,我听得入了神。大哥又仿照张嘎腰里扎着草绳子,别着一把木枪将我当做龟田抓起来。那时,我多么希望能尽快看到《小兵张嘎》这部电影。可一直到那年立冬后,参加“农田基建”“百日大战”结束后,大队书记才告诉村里人,为了庆祝今年的改土任务保质保量按时完成,公社放映员来大队放电影了。娘特意炒了一碗加了糖精的苞谷粒,我高兴地等不到娘拉木匣做饭,就蹦蹦跳跳拿着小木板凳到大队部给娘占地方了,我盼望好久的电影《小兵张嘎》终于轮到我们大队公演了。

  因大哥多次讲说电影《小兵张嘎》,早对电影情节熟悉的我,一会儿站在银幕前面看,一会站在银幕背后看,惹得几个小屁虫也尾随在我后面,听我讲电影上的故事情节。

  1983年,初三通校的我,晚上放学为了看兴时的武打片《少林弟子》,饿着肚子在乡政府(公社改为乡)的门前看完电影才回家。被娘笑着说,电影能看我的肚子。娘笑归笑,但我还是不长记性。一旦打听到附近村社公演电影,宁愿饿着肚子;宁愿不做晚作业被老师罚站;宁愿在课堂上打瞌睡。晚上总会背着书包到几十里外的别村,摸着凹凸不平的山路去看,一点不感到疲乏。那时的电影似乎有一股魔力,无形中牵引着我好奇的心,

  1986年高考前一月,学校破天荒在操场上公演电影《人生》,“恰同学”时的我们,女孩被高加林的负心,男孩被刘巧珍的痴情击起波澜。

  后来,我参加工作,像一只飞累的苍蝇,又落在我小学读书的村学。工作环境的局限,还是一年看不到几场电影。后来电视的普及,悦乐的方式增多,听收音机、看报纸、写作。对看电影也就没有以前那样炙热了。

  悠悠岁月,人生转眼半百过去了,对儿时、少年时追梦看过的电影,愈来愈割不断,时常在电脑中搜索重温。

  情缘老电影,似我几人?

   首页 >诚信建设 >社会诚信

情缘老电影

发布时间: 2019-09-05   文章来源:本站 浏览次数:46次 作者: 本站编辑

       六十年代出生的人,大多数一年看不上几场电影。记忆中,每到公社的放映员轮流到我大队放电影时,晚上放学,我就蹦蹦跳跳回家告诉给娘,出工回家的娘便将晚饭做的早,又特意炒几碗苞谷粒,还加点糖精,怪入味的。

  我提着小木凳,提前给娘占好位置,踮起脚尖眼巴巴看着娘慢条斯理走到电影场,我就围在放电影机旁,看着放映员娴熟地拨动胶片,调试放映机,有的小孩高兴地跳起来,喊:“电影开演了!”

  印象最深的是《闪闪的红星》,我在本大队公演时看了一遍,又跟着同学到别的大队公演又看了一遍。《闪闪的红星》主题歌一下子在校园里传唱开来,有的同学用红纸做成不规则的五角星贴在帽子前面,扮成红军,课间休息学抓“胡汉三”。

  1980年,通校上中学的大哥,饿着肚子在公社门前因为看电影《小兵张嘎》,吓得娘提着煤油灯笼一直找到学校。周末大哥讲起电影上小兵张嘎的英雄故事,我听得入了神。大哥又仿照张嘎腰里扎着草绳子,别着一把木枪将我当做龟田抓起来。那时,我多么希望能尽快看到《小兵张嘎》这部电影。可一直到那年立冬后,参加“农田基建”“百日大战”结束后,大队书记才告诉村里人,为了庆祝今年的改土任务保质保量按时完成,公社放映员来大队放电影了。娘特意炒了一碗加了糖精的苞谷粒,我高兴地等不到娘拉木匣做饭,就蹦蹦跳跳拿着小木板凳到大队部给娘占地方了,我盼望好久的电影《小兵张嘎》终于轮到我们大队公演了。

  因大哥多次讲说电影《小兵张嘎》,早对电影情节熟悉的我,一会儿站在银幕前面看,一会站在银幕背后看,惹得几个小屁虫也尾随在我后面,听我讲电影上的故事情节。

  1983年,初三通校的我,晚上放学为了看兴时的武打片《少林弟子》,饿着肚子在乡政府(公社改为乡)的门前看完电影才回家。被娘笑着说,电影能看我的肚子。娘笑归笑,但我还是不长记性。一旦打听到附近村社公演电影,宁愿饿着肚子;宁愿不做晚作业被老师罚站;宁愿在课堂上打瞌睡。晚上总会背着书包到几十里外的别村,摸着凹凸不平的山路去看,一点不感到疲乏。那时的电影似乎有一股魔力,无形中牵引着我好奇的心,

  1986年高考前一月,学校破天荒在操场上公演电影《人生》,“恰同学”时的我们,女孩被高加林的负心,男孩被刘巧珍的痴情击起波澜。

  后来,我参加工作,像一只飞累的苍蝇,又落在我小学读书的村学。工作环境的局限,还是一年看不到几场电影。后来电视的普及,悦乐的方式增多,听收音机、看报纸、写作。对看电影也就没有以前那样炙热了。

  悠悠岁月,人生转眼半百过去了,对儿时、少年时追梦看过的电影,愈来愈割不断,时常在电脑中搜索重温。

  情缘老电影,似我几人?

Copyrights © 2018-2021 credit.pingliang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信用中国(甘肃平凉) 智能运维平台
电话:0933-4166929 传真:0933-8227743 备案: 陇ICP备08000414号-2 设计制作: 联通系统集成公司甘肃省分公司

甘公网安备 62080202000119号